写在前面的话:

我对文的名字一项很无能
这篇算是之前手放开那篇小小的衍生物
在akfc看到有亲说萌
其实本来也有想到一些片段啊
不过愣是没想到要放在什么地方
我是废柴
你们要是萌就看 不萌也不要打我
因为我是废柴所以你们要原谅废柴



一、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ne 和也,再次见面,赤西仁不再是以前那个赤西仁了。

他现在有白头发,有剃不干净的胡茬,还有眼角那些数不清的皱纹。

已经四十五岁的男人,历经了人世间很多很多事情。

除了笑着看你坐在轮椅里露出浅浅的笑,然后对你说“欢迎回来”。

居然不知该如何做出其他反应。

果然爱情让人都变成了傻子,至少我们傻了大半生。



每天推着和也去附近的公园走两圈,感觉到把手上的份量一天天都在增,然后莫名其妙的很开心。

“喂,和也,你好像重了,这年纪千万要注意饮食,现在三高的人多啊。”

“喂,赤西仁,这怪谁啊,我要是三高,就赖你身边不走了。”

“巴不得。”

“你说什么,大声点,没听到。”

“没说什么。”


中丸常看着这两个人笑着说,你们两个啊,要是早点学会坦诚过日子,也不会整整耽搁了十七年的时间。

二、奔四之后

赤西最近老爱折腾和也,总给和也炖补品然后还一口口亲自喂。

和也抱怨说“喂,赤西仁,我是腿不方便,又不是没手。再说了,就是有你这种家人所以三高人群的势力才如此壮大。”

赤西嘿嘿的笑,“和也你不要急,我过会儿还要给你泡脚呢。”

答非所问,难以想象,一个四十五岁老家伙的所作所为,在大夏天炖汤泡脚,大概是到了更年期的时候了。

“喂,赤西仁,你说人家是越过越成熟,你怎么就越过越回去了呢。”
“嗯,是怕你嫌我老。”
“嗯,有点,你是老了点。”和也被赤西抱在怀里,抬起头看赤西头上稀稀落落的白黑相间。

“喂,仁,你把头发给染染,都是白头发。”
“不染,伤发质。”
“可是,看你那满头白发的,就让我想到了我都快奔五了。”
“和也,有时候,人都要服老不是。你得认命。”

“你不染,那我给你拔好了。”和也伸出手,抓起赤西头上的一根白发轻轻往上一揪,“疼吗?”
“不疼,可是啊,你现在这叫白费功夫,你拔得没它长的快。懂吗?”赤西抓着和也的手亲了两下,然后放在自己胸口。

“和也,我年轻时候,你嫌我太年轻,要走,现在,我老了,你不会嫌我老了又要走吧?”
“嗯,大概不行,因为我腿残了,走不了了。”
“那我真得感谢猫子的妈妈啊。”
“哎,仁,十七年不见,你除了更滑头了,其他一概没长进。”
“谁说的,对你龟梨和也的爱,那可是比赤西仁的滑头长进的还要快”


三、复古

一个人的兴趣的变化是与年龄成正比的。和也偶尔在杂志上看到这么句话,觉得十分有道理。

以前是打死赤西,也不会去喝茶的,他说茶苦,说人家文章里写的形容词全是骗人的。

就是这样一人,现在居然喝起了茶,还对此颇有研究,知道什么是好茶,茶叶该怎么泡。

和也看着赤西每日倒腾着这些瓶瓶罐罐的茶叶,突然觉得岁月是非常妙不可言的东西。

以前那个只喝饮料和酒的家伙,现在喝起了茶,以前那个爱玩网游,总把追求时尚挂在嘴边的家伙,现在玩起了古董。

和也说他思想迂腐吧,赤西还愣是不肯承认,说“玩古董那叫啥,那叫复古,这年代就是流行复古啊,再说了这玩古董还可以造福子孙后代,一举两得。”

和也不屑“就你,哪来的子孙后代啊。”

赤西一五一十的向和也把自己年轻时的混账事给交代了一遍。

和也听完后觉得那女人挺可怜的,那孩子也挺苦的,不过幸好现在他们都去了美国,也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幸好赤西给不起的,别人给了。

“苦了她们了,仁,那你后来见过他们吗?”

“没,断了联系,听说嫁了个美国佬,哎,我赤西仁这辈子做过的事,最后悔的就是让龟梨和也离开了我大半辈子,最混账的是没死心眼的等龟梨和也回来,还伤害了别人。真不应该。”

“就爱贫嘴,不过,仁,要是见到了她们,我一定得道歉,伤害了她们,也有我一半的责任。孩子怎么说都是无辜的。”

“现在知道错了,早干嘛去了,走的真干净利落,还说什么兄弟的,和也,你当时就没为我考虑考虑?”

“还真没,现在回想起来,就觉得当时的自己都不像自己,真傻。”

“都是年轻时候的傻事啊,不过,幸好,现在你回来了。”


赤西疑惑的问。“和也,我有点想不通了啊,你为什么早不回来呢?”

和也坦白的说“怕打扰到你的生活。”

“那你现在怎么回来了呢?”

“因为想家了,想以前在东京的生活了。”

“哎,幸好你想了,幸好你回来了,回来这么久了,什么时候我陪你回一趟你家吧。”

“诶?”


四、日食

三百年难得一遇的日食,最近新闻里不断的在报道关于日食的新闻。

赤西和和也听了也没太在意,这种事看不看都没有太大的所谓,又不会少块肉。

新闻里说了些可以观测日食的地区,东京也在其中。(插:我不知道,文需要)

赤西跟和也打趣道“宝贝,百年难得一遇的都让我们遇到了,可见我们多走狗屎运”

托赤西仁的狗屎运,到了日食那天,从公寓四楼的阳台上望去,除了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早晨起来时,和也推着轮椅到阳台上,外面下着小雨,一扫前两天的闷热。

赤西拿着毛毯过来盖在和也的腿上,“猫子说过,这种天气要注意你的腿,千万不能着凉,以后容易犯病。”

说完,赤西看着阳台外的天空,暗的就好像晚上九点多,“今天太阳果然被吃了,天这么黑。”

和也一时没答话,过了半天才慢吞吞的说“感觉像世界末日。”

“和也,世界末日我肯定拖上你。”


再后来,天就亮了,电视里也说日食结束了,雨还是一直在下。

赤西撑着伞去了趟大卖场,准备了关东煮的料。

两人一起在客厅里吃着关东煮,吃的时候,头上滴下的汗就和外面的雨一样密。


五、下雨天

中午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雷阵雨,明明已经过了黄梅天,天气却还是阴晴不定。

和也午睡刚醒来时候,听到外面的雷声。雨什么时候开始下的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卧室里有些昏暗,和也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赤西也快下班了。

这家伙有没有带伞?

有些担心的推着轮椅去楼道看看。一看就是一个钟头。


赤西仁顶着一头被雨淋湿的头发回来的时候,看到和也在楼道上,“下雨天的,坐这儿干嘛,着凉了怎么办?”

有些责怪的说完,一把抱起和也,把和也抱进屋子放在沙发上后,再去把轮椅推进来。


“我刚上班,你就这么不知道照顾自己。叫我以后怎么放心啊!”赤西坐在和也旁边,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唠唠叨叨的说着。

“我,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下班嘛......来,我帮你擦。”和也讨好的从赤西手里拿过毛巾,吃力的抬起手帮赤西擦头发。

赤西把头往下低了低,继续说:“我下班自然会回来,有什么好看的啊。”

“赤西仁,你不要太过分,我是担心你下雨了会不会淋湿诶,再说了,大夏天的会着凉?我还嫌热呢!!”

“我一二十一世纪大龄青年的,下雨了,会不知道打的回来,还有,龟梨和也,你给我记住,就算热也要保养好你的腿!!”

两人较着真,谁也不让谁,最后和也完败。

拗不过四十五岁高龄青年的固执,和也只能退一步转移话题“仁,先去洗澡把湿衣服给换了。”

赤西仁满意的看着和也承认错误的态度,拿了衣服走去浴室。

听着浴室“哗哗”的水声,和也坐在沙发上沉思。

十七年前赤西仁血气方刚时,自己得让着赤西仁,十七年后赤西仁更年期综合征,自己还是得让着赤西仁,难道自己就没翻身的机会了?



六、吃得苦中苦

和也一直说赤西仁是乌鸦嘴的类型,好事不准,坏事一说就灵。

自己本来好好的身体,被他一说着凉还真着凉了。

这下好了,赤西是电扇不让吹,空调不让开。整天还在38度高温下给和也捂个被子。

结果是,感冒变本加厉,升级到了发烧。

赤西一着急抱着和也就往医院赶,到了医院还对着医生鬼吼鬼叫的说“医生,救救我爱人”。

和也当时就想,说不定发烧的不是自己,是赤西,还是烧坏了脑子的。

顶着医生怪异的眼神足足半个小时,最后也就诊断出来感冒引起的发烧。

赤西松了一口气,“我就说我家猪肉不沾,不会是猪流感的。”


对着这样的赤西,和也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时候也真弄不懂他,到底该说他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

十七年不见他是变了,自己也变了,两人都豁达了,也都俗气了。


和也的热感冒好了后,赤西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吃中药对和也这样的人有利。

二话没说的给和也带回来了几贴中药,每天守着锅子给和也熬,逼着和也喝那苦的都难以形容的药汁。

赤西一边给和也喂着一边说:“这是补虚的。”

和也被苦的面目狰狞,“可惜太苦。”

“和也,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懂吗?”

“我也想成为人上人,可惜打从出生就矮人家半截,现在好了,腿断了,矮了半截都不止。”

赤西不知该说什么,给和也剥了颗奶糖塞和也嘴里。


就这样折腾了大概三天,赤西不见和也有什么起色,也就把那中药搁一边了。

但赤西不知中药这东西就和感情一样得细水长流,因人而异。




七、夏季烟火大会

烟火这东西,好看,却很短,稍纵即逝。和也弄不懂,烟火那么短,为什么人却总是喜欢用它来庆祝。

赤西说:“笨啊,多放点不就长了嘛。”

“那要钱的啊!”

“和也,人生就像放烟火,有钱就能买想买的,等买回来放完后也可能会觉得不值,但多年后,回忆起那时候和谁一起看了,聊了些什么,不也挺好的嘛。”

「庆祝庆祝讲究的本来就是来得快去得快,要是天天庆祝,那人就算再富也得吃成穷光蛋」赤西说得一脸洒脱。


也许是说得太洒脱了,到了烟火大会那天,赤西和和也赶到时,只看到结束前五分钟的余音。

“结束了?这未免也太短了吧 。”赤西傻傻的盯着从绚烂中寂静下来的河面。

周围的人群开始渐渐散去,和也和赤西还是在河岸边盯着河面发呆。

“五分钟,也太短了吧。”

“仁,你要知道,庆祝嘛,本来就是来得快也去得快。”

赤西觉得这话听着耳熟,自己不久前好像刚刚说过。

吃了四十五年的白米饭,生活还是没有一帆风顺,乌鸦嘴也还是乌鸦嘴,没能把烂事说成好事。

赤西推着和也往回走,一脸愤慨的说道:“等我赤西仁有钱了,我就买一箱子的烟火,我爱早上放就早上放,我爱什么时候放就什么时候放。”

“仁,告诉你个不用花钱的办法。”

“什么办法?”

“你上班时候仔细看看公寓门口就知道了。”

当赤西第二天上班注意到公寓门口“严禁燃放烟火”的牌子时,阳光格外的刺眼,昨夜里一切消停下来的人和车又开始闹腾。

赤西的脑海中闪现出两个字“省钱”


八、倒退20年

如果时间倒退二十年的话,赤西仁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精力旺盛又充满激情。实习时靠着肚皮来认领导职位大小,结果错把经理当成董事长。

二十年后的今天,当赤西把他那套“肚皮论”教授给现在的实习生时,赤西不得不感叹时间真tm过得快。

就好像中丸家的千代,几年不见,却已然成了个大姑娘。

和也说赤西误人子弟,靠着肚皮来认领导职位,那路上领导多了去了。

和也边说还边摸上赤西的肚皮,捏了一把,“赤西仁,其实你就是想让人家叫你董事长吧。”

赤西不依,把衣服撩起来展示出自己的肚皮说:“就我这大小,站我们董事长旁边,那叫什么,日本烧酒瓶和德国大酒桶,那不是一个级别的。”

“那你这大小,在你们公司是个什么级别呢!”

“最多算个小员工,你看我这肚皮,上凹下凸的,衬衫一盖什么都看不见,跑出去还真怕人家以为我才30岁,哎,人瘦没办法啊。”

和也总算明白过来,肚皮是和脸皮的厚度是一起增值的,赤西有的不只是脸皮还有肚皮上的脂肪。


赤西带实习生的那几天,是和也回来后,赤西第一次这么忙,和也还真有点不习惯每天等他下班的时间变长了。

不过下班回来后的赤西还是一样,做饭刷碗,然后抱着和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聊聊公司的事,说说那些实习生。

每天一睁开眼就是早晨,再一晃眼又到了晚上,如此反复,日子倒也过得挺快,白天虽然长了点,但晚上还是一样过得很快。

和也想,要是白天的时间过得快点,晚上的时间过得慢点就好了。可惜白天好像总是比晚上来的长。

往往,有人陪的时间总是走得特别的快,就好像小学时的周末下午3点。永远比别的时间来的短。


九、不如意之事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

龟梨和也因为一场地震断了腿,结果什么都没了。
赤西仁花了大半辈子来等个人,等到了,自己也老了。
中丸雄一有老婆有孩子,生活应该够幸福了吧,结果孩子不省心。


赤西出差了,临走前把和也交给中丸后还不忘交代些有的没的,什么不要着凉啊,记得好好吃饭啊,什么要乖乖等他回来啊……

中丸说:“赤西仁是真变了,以前那个惜字如金的赤西仁,现在就跟居委会大妈一个德行。”

和也悠悠的开口说 “变了,从木板床变成了席梦思,跨度大到让人惊讶十七年脂肪增长的速度”

“那要是让你选,你选木板床还是席梦思?”

“我这人认床,既然睡了这张就没有换的道理,不管床垫怎么变,床还是这张床。”

中丸笑得挺灿烂,其实在笑点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两人聊起以前在大学里的日子,寝室里那些个调皮的哥们儿,食堂那难吃的饭菜,还有那时候懵懂的感情……

操场上的人是换了一批又一批,校舍改建的也都建好了,待到中丸再回去时早已是面目全非。

中丸说:“以前那些个老同学,再见面,无论以前关系多好,现在也都生疏了,面上都带着笑,心却比人离得远……都是生活逼的,该俗气的都俗气了,不该俗气的也俗气了。”

和也问中丸“见到他了没?现在过得怎么样?”问的是谁两人都心知肚明。

十多年后,中丸说起他,只剩下一脸的平淡。

“几年前见过一次面,有了老婆也有了孩子,孩子挺可爱的,比我出息,是个男孩。听说事业做的也挺大。我们中几个,他最出息了。”

“丸子,后悔过吗?”

“后悔什么,自己选的,天注定好的缘分,求也求不来……”

“只是有些意外他会结婚。”

“人,玩累了,总想找份安定,烦也好累也好,至少有个家可以回,有个人等自己回家。”

中丸叹了口气“所以,找到了,就好好过,那些失去的得不到的也就不想了,选了哪条路就好好走。毕竟,人生不会事事都顺着心来的。”

无论几岁,龟梨和也还是有龟梨和也的不顺心,赤西仁还是有赤西仁的不顺心,中丸雄一还是有中丸雄一的不顺心。

不顺心也好,累了烦了也罢,日子还不是一天天过得飞快。虽然老得也很快。



十、生存之道

和也早上看报纸时,看到一则关于大学生跳楼自杀的新闻,孩子的父母亲带着满脸的悲痛定格在报纸上,可惜,孩子再也回不来了,和也感慨。

压力这东西,有时候能让人往前走,有时候让人倒退,有时候让人什么都没有,甚至于命。

幸好,自己即使说不上多坚强吧,至少懂得怎么活下去。

想起大学刚毕业那会儿,大家都忙活着找工作,都希望可以被实习单位留下来,也就和也一人抱着“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想法,结果他被留用了。

后来和赤西仁感情出了问题时,想过分手或者直接一走了之,唯独没想过要走绝路,人活着总比死了有希望,少了谁都还过得下去,但没了命就什么都别谈了。

就好像不久前和赤西聊的那样。

和也问赤西「我走的那时候你就没想到要来找我?」

赤西说「我找过,但没找到。当一个人真的想离开时,无论你怎么找都找不到。那时候第一次发现日本原来那么大。
找到后来我累了,我就回到原地等你,我想等你飞累了总会飞回来的,至少我得给你守着窝,让你有个家可以回。
我总认为一年,两年以后,你总会想我,会念我,到时候会回来的,却惟独没有想到你会狠了心走了十七年」

说这话的时候,赤西脸上挺绝望的,和也当时就和他开玩笑说「赤西仁,幸好你那时候意志顽强,没跑去自我了结。」

赤西仁挺鄙夷的“切”了声「我再笨再傻,也没傻到这种地步,再说了,我妈生我出来又不是只为了爱你龟梨和也,虽然没了你,是少了点什么,但也不至于活不下去」

「那要是以后老了我死了,你就好好过你的日子,好好走走那些我们没走过的路。也可以重新再去找一个」

「这话说了白说,到时候我也老了,走也走不动了,也找不动了,就等死了」

几十年后的事,现在说还为时过早,几十年后,谁又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赤西和龟梨只是贪心的希望可以活得长一点,长到能够让他们白头偕老。

可惜生死本身就由不得自己做主。

所以他们能做的只是拿一天当两天过,调情吵架家常便饭。他们只是在过好每一天的日子而已。

明天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


十一、那些事

时间催人老,在看着孩子走自己当年的路时,或许不得不承认自己头发白了,皱纹多了,是真的老了。

龟梨夫妇看着自己的儿子和站在儿子旁边的男人。

十七年的时间过去,他们是真想儿子了。怪怨过,但多的是站在阳台上问“老头子,和也什么时候回来啊?”

现在真的见着了,却也不好多表示些什么。

老夫老妻坐在一旁向儿子问东问西,最想问的却始终没有问出口。

和也把那些年过来的那些事一一说着,满脸的平静。+

从自己调到北海道工作开始,再讲到让自己失去了右腿的那场地震,最后把藏久了的感情一五一十的讲完。

龟梨夫妇听完后,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最后只是叹了口气说:“要是有空就常回来看看。”

“既然决定了,就好好走下去。不要回过头来又觉得后悔。”

换了几年前,他们不一定能这样放的了手,他们总希望孩子的将来能过的容易些。

可现在孩子大了,也是该放手让他们自己选将来的人生了。毕竟将来的日子他们不能替孩子过。


从龟梨家回来,赤西一路推着和也,天气不错,过了立秋,没了前些日子的闷热。

赤西推着和也走在路上,行人走过时,回头看他们,然后继续往前走。

龟梨问赤西:“你说明天天气是好是坏?”

“不清楚,但我知道,要是明天你还在,我心情一定还是很好。”

“那你记得明天要是下雨就带好伞,你要是生病了,我心情就要不好了。”



十二、DREAM

和也做了个梦,像黑白电视般朦朦胧胧的剪辑画面,书桌上父亲给买的棒球手套,老家的那辆爷爷送的小自行车,衣橱里挂着的母亲第一次给买的正装,烟火大会第一次穿的浴衣,离开时留在抽屉里的戒指。

一路走来,到底丢了多少东西,抛开了多少执念。

是什么时候放下棒球的,又是什么时候开始习惯穿西装的,然后,又是什么时候,爱情消失殆尽,只剩下了琐碎的生活。


和也摇了摇一旁睡死的赤西,赤西眯着迷茫的双眼看向和也,和也问他:“以前的戒指还在吗?”

赤西迷迷糊糊的答了句:“不知道。”然后再次睡死过去。


其实戒指并不贵重,却是赤西用第一次打工赚来的钱买的。
那一年赤西拍着胸脯笑的一脸纯良的给和也带上戒指,然后用演话剧的口气说:“亲爱的,让我们一头栽在爱情里天长地久吧!”

这一带和也就整整带了五年,即使在洗澡的时侯也没舍得拿下来,直到镀金的戒指开始泛黄,才把它收进公寓的抽屉里。又过了十七年想起了它

这一夜,和也翻来覆去的睡不踏实。

第二天早上趁着赤西去上班,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即使是腿脚不便,却也从这一间房到那一间房来来回回的找着,房间是乱了又理理了又乱。

整整一天,和也废寝忘食的找着一枚小小的回忆。就和楼下那位找结婚证的中年妇女一样疯狂。

等赤西下班回来,和也开口就问“以前的戒指怎么没了?”

赤西细细想了下,说:“可能丢了。”

“好好的你丢了干什么,赤西仁,就这样,好好地一段回忆被你给丢了。”和也有些嗔怪道。

赤西仁半开玩笑的说:“丢了段回忆,又捡回了龟梨和也,值了。”

“那我现在想丢掉赤西仁,去找那段回忆怎么办?”

“这就不值了。”

赤西说:“戒指丢了还可以再买个一样的,人丢了再找就难了。”

说完后,又调情般的在和也耳边细语:“宝贝,有我在,才会有更多的回忆,所以记得把我抓牢。”

和也学着赤西,一脸正直的说:“可是我想要戒指。”

“宝贝,戒指是套不牢爱情的!”


说是这么说,第二天下了班,赤西逛了四条街买了一对尾戒,不漂亮,也不贵,只是和以前那对很像而已。

赤西明白龟梨和也要套住的不是爱情,只是回忆罢了。

十三、信

有一个邮递员,每天按着规定的路线送信送包裹,风雨无阻,每天风尘仆仆的骑着他绿色的脚踏车来来回回,相同的路每天都要走上几遍。
友人问他:“这么累人又乏味的工作为什么不辞了呢?”
他笑笑说:“因为这一条路上的风景每天都不一样。”
友人对此无法理解,于是笑笑便走了。
多年以后,友人懊恼的辞去了工作,在邮递员的那条路上开了家店。
每天看着友人骑着那辆脚踏车经过,两人微微笑,然后他看着对方走远。

故事就此打住,画上了句号。和也没有明白其中的道理,转头问一旁的赤西:“你说那个朋友为什么最后会辞去了工作而去开店呢?”

赤西琢磨了下,说:“结局有很多,原因也有很多。说不定他暗恋邮递员已久。”

和也看着赤西一脸不正经的样子,说“是吗?说不定那个朋友只是想和多年未见的邮递员聊聊天而已。”

故事的思考可以有很多,可以是爱情,友情,又或者是人生,和也知道,但故事终究是故事,还是掺着虚假的,没有谁会像里面的人一样放下稳定的事业,而半途去选择另一条人生道路。

赤西笑和也傻,他说“你不就是半途选了另一条路嘛。”

和也仔细思考了一下,说:“那你也傻。”

“我哪里傻啊?”

“等一个傻子的人不是更傻。”

赤西哑口无言,事实的确如此,上帝似乎天生的让他们的精明在对方身上失了效。

而他们唯一精明的地方,就是傻得够执着。


第二天,赤西家收到了一个包裹,不大,却没有署名。

赤西带着包裹上了楼,问和也:“包裹是寄给你的吗?”

和也摇摇头,说“不是”

接着,两人惊恐的看着包裹,眼对眼,赤西扯了一丝笑说:“和也,不会是炸弹吧?”

和也轻拍了下赤西的头“你才炸弹呢,命你现在打开它。”

赤西装着不情愿的样子,慢慢的拆开外包装。

拆到最后,只剩下两枚戒指,和一张小纸条。

戒指很眼熟。

纸上写着几行字:
「混小子,不要没事把东西丢在家里就罢手走人,这次妈妈给你送来了,包着包装的时候妈妈想了很多,从你小时候想到你长大,然后是现在,突然意识到儿子一下子长大了,翅膀硬了,要飞了,我操了一辈子的心好像到头了。
你也不小了,做事该有分寸了,也该稳稳当当的开始过日子了。
丑媳妇再丑也得见婆家啊,你有空啊,就带那孩子回来坐坐,告诉妈妈他喜欢吃什么我好提前准备。」

“混小子,什么时候带我回去啊?”看完纸上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和也开玩笑道。

“混小子,马上就要有休假了,到时候啊,混小子就带着丑媳妇回家。”

“混小子,我很丑吗?”

“不丑。”

“丑媳妇,我很混吗?”

“不混。”

“混小子,戒指找到了,回忆是不是也回来了啊?”

“丑媳妇,没有戒指,回忆还是没走。”

“混小子,我有点想北海道的猫子了。”

“丑媳妇,等我呀退了休,咱们就住到北海道,白天看白天的海,晚上看晚上的海。”

“嗯,到了七月,薰衣草开的漫山遍野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看。”

“丑媳妇,在那里我们一起开家店,你是丑老板娘,我是混老板。店名叫等了十七年。”

和也躺在赤西怀里,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未来是美好的,就像邮递员走了一辈子的那条路一样,下一站会遇到什么风景都说不定。

赤西仁,明天会是个晴天吗

我想会是个晴天。


十四、留白

过了十几年的琐碎生活,猫子对生活似乎也只剩下了烦躁。

每天整理孩子乱七八糟的房间,洗一堆的衣服,做同样的饭菜,日复日年复年。

楼下以前和也住的房子租给了别人,租房子的男人每天无所事事,却从不缺交房钱。

男人蓄着胡子,脸上总带着些颜料,每天背着块画板进进出出。身上的衣服从来都是花花绿绿。

男人不善言辞,白天总是背着画板去海边,到了晚上再回来。

猫子总觉得男人也是在等着谁。

男人是在等人,不过等的人早已不在人世,男人不知道自己还在等些什么,或许只是妻子说喜欢北海道,想看这里的花田,他才到了这里。


男人的画里总会出现一个女子的背影,长发和长裙一并被海风吹起。女子朝着海,好像在等谁。

男人给画取名叫等待,所有的画都卖了,却惟独这一幅始终留着,男人说画里的女子等了他一世啊,现在终于轮到他等了。

画最后被男人送给了那家叫「等了十七年」的店,店很简单,搭在海边沙滩上的木屋,店员是两个男人,都上了岁数,腿脚不便的那个负责收银,另一个端着盘子,笑盈盈的对顾客说“请稍等”的忙进忙出。

男人依旧每天背着画板到海边画画,偶尔去店里坐着看着那幅画发愣。

店员问他“画里是你的爱人?”

男人说是。

然后客人来了,店员又开始忙进忙出,男人看着画继续发愣。


海边的天气今天很晴朗,昨天阴雨的天气没有在这里留下任何痕迹。

男人带着他的画板又到海边开始画,这次画中的女子的嘴角挂上了浅浅的笑。

男人给画取名叫等待后的幸福。



赤西仁,谢谢你愿意等我那么久。

龟梨和也,等的又何止是我,我们都在错乱的时空等着对方,却始终没有想到大家都只是在原地兜着转等对方。

我们是陀螺,转着转着总会回到原点。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End









2009.07.20 Mon l 嘛嘛 文请勿随意转载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