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悔(丸上)

这样的我们的生存地位到底在哪里?
这样的我们又应该如何让别人来认同我们……
By中丸雄一

霓虹闪耀的夜晚沉沦着太多黑暗,褪去那些伪善嘴脸的人,也只是贪婪的渴求着黑暗下的放逐。

上田盯着埋首在自己颈间的中年男子“喂……”

“嗯?”男人带着迷乱的表情抬起头。

“我家狗还没喂。”无视男人错愕的神情,上田起身离开了包房。

在门口撞到了一个男人,鼻子似乎大了点,上田粗粗看了眼转身离开了。

上田常想,如果那天自己没有因为那个男人的技术太差而找借口离开,如果没有在门口撞到那个大鼻子的男人,这样的话,往后的事是不是都不会发生了。

回家喂了家里的七只宠物,然后去阳台打打沙包,或是去书房弹弹钢琴。

上田每天依旧过着夜晚糜烂,白天懒散的生活,偶尔会去学校露个面。

再次见到大鼻子男人是在公寓门前,那个大鼻子男人说他叫中丸雄一,也是j大的,并且和自己一个系,至于后来他说了些什么班长啊,参加什么活动啊。

当时上田只是随意回了句“呐,你进来帮我理一下屋子好了。”听到话的中丸那诧异的表情上田至今记得。

鼻子似乎更大了,眼睛似乎更小了,然后是皱着眉生硬的说了声“好”

上田觉得很奇怪,明明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可是为什么要答应呢,这家伙未免也太好欺负了吧。

后来,上田才知道,中丸只是要拜托自己在文艺演出时表演弹钢琴而已。

上田开始频繁的让中丸帮自己做家事,中丸每次也都不拒绝。

一段时间下来,上田的屋子没了以前的脏乱,每天的三餐也不再是固定的面包饼干方便面,那七只宠物的食物也不只是单调的狗粮猫粮了,似乎对中丸也比上田更亲近了些。


不过除此之外,上田的生活一如从前的颓靡,更换情人的速度就好像每天都要换的衣服,与其说是情人倒不如说是一夜情。

上田习惯于这样的生活,要是觉得寂寞了,就到pub坐坐,以自己的长相自然会有人来搭讪,所以上田从来不缺419对象。

有一次上田去pub时,遇到过中丸,那时候中丸的身边坐着个漂亮的男孩,中丸和男孩在说些什么,说话时嘴角扬起的笑容是上田从未见过的灿烂。

上田身边的男人问他这是谁,上田说不认识。

和男人出了pub找了家hotel,进了房间,男人有些猴急的草草做了前戏就想进入上田,上田一把推开男人,嘴角扬起冷冷的笑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出了hotel,街上的冷风钻进上田镂空的毛衣,上田打了个哆嗦,想起刚才那个男人,原来自己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以前所有的419对象几乎都是先温柔的把自己伺候好了再进入的自己身体,上田喜欢被人伺候着,所以上田喜欢找温柔的419对象。

可是今天这个,其实看上去一点都不温柔吧,皮肤黝黑,脸上也总是没什么表情,只是,和那个人有点像。连做爱的方式也很像。

走到街角口,上田看到了中丸,中丸冲着信号灯对面那个男孩挥着手,男孩明明已经走远了,中丸的手却还是举着。

“那孩子长得挺漂亮的。”上田冷不防的出了声。

中丸惊吓的转过头,“上田,你怎么在这?”

“那孩子是谁啊?”

“我们学校的龟梨……”

上田打断中丸的话,说“喂,我饿了,你帮我去做饭吧。”

中丸依旧没有拒绝上田,和上田去市场买了菜就回了公寓。在厨房忙东忙西,还得应付上田的骚扰。


“喂,中丸,你鼻子为什么这么大啊,天生的还是遗传啊?”上田手里拿着啤酒罐边喝边盯着洗菜的中丸。

中丸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看了眼上田继续洗菜。

“喂,中丸,你手指挺漂亮的啊,很适合弹钢琴”上田喝了口酒又说道。

“我要是会就不用来拜托你了,我最多也就会两句口技。”中丸说完,嘴里“扑扑扑”了那么几下。

“很厉害嘛,不过跟什么声音挺像的”上田漫不经心的夸着中丸。

两滴汗从中丸额头上滴了下来,中丸抹了一把,然后无视上田接下去的骚扰。

上田识趣的走开。等中丸饭煮好,上田已经喝了四罐啤酒了。


吃完饭,中丸收拾好就走了,上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调到TBS频道时看到某个熟悉的身影,精神一瞬的恍惚。

女主播问道锦户君两年来的婚姻生活怎么样,电视里的锦户回答说自己现在很幸福,亚美是个好妻子,每天辛苦的持家,也很会做菜,就算自己拍戏多晚回来也都会给自己放好洗澡水……

女主播问锦户打算什么时候生个小锦户出来,锦户笑着回答亚美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看着电视上熟悉而又陌生的脸,瘦了,还是黝黑的肤色,看上去比以前温柔了。

上田的眼眶突然湿了,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上田难受的抱紧双膝埋在双臂间。


门铃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上田抬起头胡乱的抹去眼泪走去开门。

中丸说钥匙落在这里了,回来拿。

中丸跑去找钥匙,上田拿了灌酒坐在沙发上喝,灌了一大口被酒呛到了,不停的咳嗽。

找到钥匙的中丸担心的跑过去拍上田的背。上田呛得咳出了眼泪才停了下来。


对中丸露了个苦涩的笑容,上田含糊的问了句“你认识锦户亮吗?”

中丸不知道上田这句话的意思,还是回应道“最近两年走红的那个艺人吗?”

“嗯,是我以前的恋人哦。”上田不经意的说着。

中丸有点反应不过来的“诶?”了声。

“骗你的,不过他本人真的没有镜头上看上去那么温柔,皮肤也很黑,唱的歌也很难听,可是他的钢琴弹得真的很好,他是第一个老师夸他比夸我还多的人,不过他出道时却选择了弹吉他。”

上田零零散散的说着,说对第一次见锦户的印象很差,说两人的关系后来怎么变好的,说这家伙结婚也不叫他,生孩子也不告诉他,真不拿他当兄弟。

中丸听着,隐隐的觉得锦户也许真的是上田的恋人。那这样的话,也许上田和自己是一类人。那上田分手的痛苦中丸多少可以了解一点,是真的可以撕心裂肺,却不知道该找谁说。

中丸揉了下上田的头发,“哭出来就好了,如果真的那么喜欢那家伙的话”

上田诧异的抬头看他,中丸继续说“只是喜欢男人而已,没什么可羞耻的吧,我们又没犯法。”

上田带点自嘲的笑了“我羞耻的是喜欢上那么差劲的男人。”

两人后来聊了很多,聊到很晚,中丸也第一次知道表面漫不经心的上田说不定比谁都脆弱。





自那晚之后两人的关系开始变好,偶尔会一起去泡pub,虽然最后总是留下中丸一个人独自回家。

中丸还是替上田做着家务,没有什么原因,单纯的只是因为习惯了而已。

圣诞节快到的时候,中丸开始忙了起来,他是学生会的,所以要负责文艺演出。

没了中丸的帮忙,上田的家又变得凌乱,三餐也变回了方便面。

上田打电话给中丸说“中丸,我的肚子想你了,还有我家的猫狗也天天在盼着你来。”

中丸在电话那头忙的晕头转向,只说了一句“龙也,我等等再打电话给你”就挂了电话。

上田开始自己理房间,却发现无从下手,最后还是决定等中丸不忙的时候全权交给他。




文艺演出那天,上田去了学校,应中丸的要求表演弹钢琴,弹得是前不久上田自己写的曲子,跟着曲子上田唱着那些早已在心中的晦涩的句子。


一如往常 听著雨声和泪水
一如往常 看著相簿 独自在角落

还不能预见的未来 我感到恐惧
只想拥著谁 只希望单纯的去爱
爱的碎片 不要逃避它 不要弄碎了它
以双手拥抱 哪怕季节就这么流逝而去
也不会忘了那份温柔

乍现的光芒 感觉有点目眩
仿佛围绕著我 在温柔的花瓣中起舞

这个城市的风景 也变换了色彩
天真而温柔的风 轻拂着我的脸颊
仰望天空 那无甚稀奇的无数的云
夺取去了我的心神
如今在凉爽的阳光的照耀下
此刻感觉似乎多了点笑容
曾几何时我俩 曾经走在樱花盛开的路上
不变的情感
以及紧握的那双手
一如以往的笑容
一如以往的温暖
只是时光不会再复返……

爱的樱花 在心中凋零……
虽然绝无可能再次绽放
找机会 再次踏上
那条街道
但愿花朵再次绽放


曲子结束后,掌声零零散散的响起,上田起身走到后台,中丸带着复杂的表情看着上田。

其实那天回去之后,两人还是和平常一样。


只不过后来,上田发现,中丸突然开始有了恋人,虽然有了恋人并不奇怪,但是中丸开始疏远自己。

上田不知道原因,也曾去找过中丸,但是中丸找各种借口躲避自己。要不就是见不到他人,要不就是打电话经常忙音。

上田想说不定中丸只是烦自己了而已,原来不止恋人间会有厌烦,朋友间也会有。

有了这样的想法的上田再没去找过中丸,他开始恢复以前的生活,虽然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去改变那些中丸给自己的习惯。

但他终究还是回到了以前的生活。他还是每天喂宠物,打拳击,弹曲子,找情人,只是突然觉得少了什么,自家的狗嘴越来越刁,越来越不听自己的话,找的情人似乎没有称自己意的。


什么都好像开始不顺利,自己似乎开始觉得寂寞,也越发的开始想那个大鼻子。


中丸其实不丑,看着很舒服,却不是上田喜欢的英俊。

那家伙,总是喜欢皱着眉,看上去很喜感的脸,总觉得不会生气的样子。即便生气了,也不会怎么样的感觉。

他的的嘴唇很厚,牙齿很白,是上田喜欢亲吻的对象。

眼睛也看上去很温柔,嘴巴里会发出很厉害的口技,虽然很吵,不过唱歌也很好听。

大鼻子的手指很漂亮,很适合弹钢琴的手指。

还有,大鼻子其实胆子比鼻子小。

每次想完这些对大鼻子的印象时,上田就觉得自己更加寂寞,然后在夜晚更放纵自己。

有一次在pub看到中丸和别人在亲吻时,上田突然闪过一丝的落寞,但也只是一丝而已,上田跟自己解释说,只是难以想象那家伙能找到这么漂亮的男孩而已,只是这么简单而已。


直到有一天,中丸像第一次一样按响上田家的门铃,只不过把介绍换成了“龙也,我想来……”只不过话在说到一半时再也没有进行下去。

锦户站在上田身后用疑惑的表情看着中丸,然后露出温柔的笑容问上田:“他是?”

上田不在意的笑了笑回头对锦户说:“同学而已。”

中丸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外,嘴角露出尴尬的弧度“龙也,既然你有客人,就不打扰你了。”
然后转身落荒而逃。

锦户还是温柔的笑着“龙也,请帖既然已经送到了,那我也差不多该走了。”说完也转身离开了。

上田望着手上的请帖,想着时间真快,锦户的孩子已经满岁了,自己和锦户分开也已经有五年了。

在之后,中丸再也没来找上田,上田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找中丸。

再后来上田毕业了,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三日月的同学聚会上,彼此打了个招呼就再没说任何话。

毕业两年后,上田被家里要求回公司工作,上田退了东京的公寓回到大阪继承了自己以前厌恶无比的家族事业。

三年间,上田除了去谈生意很少再去东京。

有一次上田去东京谈合约,因为回酒店的路太堵,上田坐在车内闭目养神。

偶尔抬头往窗外望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男人手里抱着一个小女孩,一只手牵着另一个女子的手,彼此脸上都是笑容,灿烂得让上田忘了那天是阴天。


那次合约谈成后,上田回到大阪,这个月,父母开始张罗自己的婚宴,结婚前一晚,上田一夜未眠。

上田想了很多。

其实那时候的中丸说不定是喜欢自己的,自己也说不定早就喜欢他了,只是两个人都不够懂得坦诚。也注定彼此都只能做对方记忆里的人。

其实那时候锦户说不定只是用亚美来试探自己,而自己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所以锦户说不定只是对自己没有安全感而已。

其实比起世人的不认同,自己怎么想的才是真正决定一切的吧。只是自己懂得太晚。

过了明天,自己就要有家室了,说不定以后还会有个孩子。

那些让人悔恨的日子,也该是个头了,上田龙也总得学会放下,学着洒脱。

在现实面前,谁都要学会低头不是吗?

End



下载地址
全文点我
番外点我

下不到的去留言板留下邮箱 我传给你~~~~
2009.07.09 Thu l 嘛嘛 文请勿随意转载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 URL
http://ringoloveak.blog126.fc2blog.us/tb.php/3-e38fa81e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